2021年6月8日

巴比特观察 | NFT朋克热潮:CryptoPunks的成功可以复制吗

作者 8btc

当你看到以下图片的时候你可能会很费解,难以理解为什么其中价格竟如此昂贵——这些图像来自一个以太坊的老项目CryptoPunks,该项目为四月份NFT市场最热门的项目。根据Nonfungible数据,CryptoPunks累计交易额约2.69亿美元、近7日销售额约1826.73万美元,均位列NFT市场之首。

此外,根据CryptoPunks背后主创团队Larvalabs公布的数据,过去12个月销售了9046个朋克(姑且称每个表情为朋克),而所有销售出去的这些朋克总价值约4.16亿美元,目前最贵的一个朋克已经将近约9万美元。

这些看上去令人费解的朋克在推特上收到许多NFT投资者的追捧,而这些人很好识别,他们往往会换上朋克的头像,True Ventures 风投公司合伙人的凯文 · 罗斯(Kevin Rose)就是其中的一员。4月22日时,凯文 · 罗斯发表推特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Larvalabs接下来要做的NFT项目,这在NFT爱好者间引起轩然大波,但目前没有关于该项目具体的信息。

这意味着Larvalabs将推出继CryptoPunks、Autoglyphs后的第三个NFT项目。CryptoPunks的成功能被复制吗?

CryptoPunks为什么抢手?背后的科技艺术!

CryptoPunks其实属于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艺术家通过使用电脑有意地引入随机性的元素作为创作过程的一部分,从而产生预期和意料之外的结果。

LarvaLabs官方是这么介绍CryptoPunk的——CryptoPunk是通过算法生成的24×24像素艺术图像,多数是长得矮胖的男孩和女孩,但也有一些较稀有的类型混合在一起:猿,僵尸,甚至是奇怪的外星人。每个朋克都有自己的个人资料页面,其中显示了他们的属性以及所有权/待售状态。

比较让人意外的是,CryptoPunks的合约标准是ERC-20,CryptoPunks被创造出来后才有的ERC-721,其数量被限定为10000个。

Larvalabs仅有两位开发者,即Matt和John,他们于2017年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推出了一项数字艺术实验,向伦敦 70 年代早期的朋克艺术致敬。CryptoPunks的艺术图像集源自 Larva Labs算法,该算法将物种、发型和配饰等特征混合在一起,随后创建一个随机的视觉输出组合。

这些朋克被宣布发放给任何拥有以太坊兼容钱包的用户。这是免费的。然而CryptoPunks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CryptoKitties的出现为CryptoPunks增添了坎坷。CryptoPunks起初的收藏家不多,但随着NFT市场的发展,这些朋克的价值在去年开始上升并开始引爆市场。

根据Dappradar数据,今年2月份后,CryptoPunks的销售额猛增。今年3月,有两个外星人朋克被人以4200个ETH的价格购买。

“朋克”爱好者相当一部分是在海外,但由于“朋克”们价格高昂,市场开始出现一些CryptoPunk的替代品,比如Picasso Punks和3DPunks,最低价格分别约为1.9 ETH和2.9 ETH。虽然其实也不便宜,但至少比CryptoPunks便宜8-10倍,这些形象也开始在推特上部分流行起来。

市场上的另一趋势是尝试引入以集合为灵感的现有新NFT。最重要的是CryptoPunk的替代副本。CryptoPunks的最低价格约为30,000美元,对于一般收藏家来说并不合理。同时3DPunk,毕加索朋克和非官方朋克提供了更便宜的选择。即使一些毕加索的朋克们已经卖掉了小钱。 

尽管Picasso Punks和3DPunks的最低价格目前约为1.9 ETH和2.9 ETH,但这并不是一笔便宜的投资。但是,它们仍然比原始的CryptoPunk便宜8到10倍。 

值得注意的是,下个月13日,佳士得拍卖行将一场拍卖会上出售9个CryptoPunks NFT,这或许会助推CryptoPunks价格升得更高。

市场密切关注Larvalabs团队第三个NFT项目

凯文 · 罗斯表示自己已经看到Larvalabs下一个项目,而这个构想令他惊讶,于是他建议市场准备好以太坊以便参与这个项目。不过,推特下有些网友认为凯文 · 罗斯持有CryptoPunks,可能会收到新项目的空投。

目前互联网上还没有关于CryptoPunks新项目的更多信息,但该项目普遍认为会在今年被发布。而基于LarvaLabs过往所做的项目,海外的CryptoPunks社区认为新项目会很具有吸引力。

Larva Labs在NFT生态系统中目前有Autoglyphs和CryptoPunks两个突破性的项目,相较于CryptoPunks,Autoglyphs的曝光较少。实际上Autoglyphs是以太坊区块链上的第一个“链上”生成艺术,目前也是备受追捧的收藏品。

Autoglyphs的合约标准是Erc-721,Larva Labs对这个项目的定位是一项实验,将创作和所有权完全独立,创建Autoglyphs的所有收益都将捐赠给一个为应对气候变化而成立的公益组织(350.org),而在创建了512个字形后 ,生成器将永远关闭自身,并且该字形仅在二级市场上可用。

可以看出,Larvalabs在NFT推出的项目更倾向于用算法生成艺术品,且该艺术品的数量是有限的,而该艺术品应当是可以流通的。

今年2月份,全套Autoglyphs以731.65 ETH价格出售,创NFT交易平台OpeaSea新的历史销售记录。

当然除了区块链领域的创新,Larvalabs还做过Flutter Web的数据可视化(为Google创建的交互式数据可视化工具)、Androidify(与Google进行的一个小型内部项目)、公路旅行(适用于iPhone和Android的无尽假期驾驶模拟器)等,可以说是开发经验较丰富也比较务实的团队,尽管团队只有两人。

而NFT市场恰恰欢迎明星团队。例如Dapper Labs,曾创立风靡一时的CryptoKittie,再推新项目Flow就颇受市场关注(现在Dapper Labs打算接着推新项目同样受到市场关注)。

CryptoPunks的成功或许不好复制,但Larva Labs的新项目一定会引起NFT投资市场的注意力。但也许会像一些推特用户声称的那样,下一个项目会是巨鲸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