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启示

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近期召开了,这次,巴菲特和他的长期合作伙伴查理芒格一起举行了线上会议。

对巴菲特在每一次大会上的发言,我都会仔细阅读,这次也不例外,但感觉吸引我的亮点不太多。

这次的发言两位老先生照例抨击了比特币,这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但有一点让我意外的巴菲特后悔在去年卖出了苹果股票。

在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中,对科技公司的投资一直是非常谨慎的,因为这类公司没有持续、强大的护城河,而且几乎在这些公司的上升期,很难找到它们价格低于“价值”的时候。

苹果是巴菲特罕有买入的科技公司股票。我一直好奇,巴菲特买入苹果是不是因为苹果手中持有的巨量现金,让它的潜在价值看上去高于它的价格?

网上经常有人说巴菲特的风格是投不出像谷歌、特斯拉这样的公司的,因为这样的公司在前期几乎不可能盈利,而一旦盈利往往意味着它的成功可能颠覆整个行业,并迅速占领整个行业。

实际上巴菲特的风格不仅难以投出特斯拉这样的企业,而且更不可能投出比特币、以太坊这样的资产。因为迄今为止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在内的数字货币完全没有为人类提供任何有助于实体经济的服务和产品。

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的能力边界,巴菲特也不例外,这一点巴菲特自己也承认—他总是说不要买看不懂的东西,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他投不出特斯拉、比特币在我看来并不是失误,而是按照他的投资风格必然发生的事情。

对我们数字货币投资者而言,哪怕在数字货币领域,我也不敢说,我对每个细分领域都能理解得那么透,都能看得那么懂,所以我也不可能抓住每个黑马、投中每个潜力项目。

最近圈内流行这么一句话:比特币涨服了圈外人,狗狗币涨服了圈内人。这句话很形象地描述了这轮牛市中,这两个币在不同圈层引起的FOMO情绪,尤其是狗狗币让很多圈内人惊讶。我们近期的文章中时常就会有读者留言问狗狗币后续涨势会如何。

在早前的文章中我曾经分享过对狗狗币的看法,我认为这个运气恐怕不属于我。现在我也依然是这个看法。我曾经在2017年牛市还未抬头时买过狗狗币,那时的价格非常低,但不久后我看不出它的价值于是很快卖掉了。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研究过狗狗币了,所以对它后续的发展会如何,实在给不出好的建议和判断。

实际上不止狗狗币,还有其它一些币种,我也因为不大看得出它们的价值没有在早期入手,但后来证明,它们的涨幅也的确惊人。

不过我对此也没有太多遗憾,因为我投了其它自己看得懂的品种,也从中收获到了满意的回报,这就足够了。

巴菲特的投资经历中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给出了能抓住一切机会的灵丹妙药,而是给出了对一切投资领域都适用的情绪控制和思维方式。情绪控制就是在“大众恐惧时我贪婪,大众贪婪时我恐惧”。思维方式就是前面我提到的“买自己看得懂的品种”。

而在情绪控制和思维方式中,我觉得对普通投资者更难的还是情绪控制。比如对我们数字货币投资者而言,我们只要具备基本的思维就知道该投比特币和以太坊,但等到熊市真正来临,比特币和以太坊跌到惨不忍睹时,我们不少人却开始畏手畏脚,这就是典型的控制不了情绪。

巴菲特对投资的理性态度和投资思维发挥到了极致的水平。

此外,近来几乎所有新上线的项目几乎一上市价格就高得离谱,明显受到了市场情绪的感染,尽管这其中也包含不少我认为有价值的项目,但我一个都没有买。我非常期待看到它们在接下来的熊市中会跌到什么地步,到时候,又是满地捡宝藏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