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瑜菲:四大交易策略小白秒变大神(七)_区块链_

2022-05-23 区块链达人

      李瑜菲:四大交易策略小白秒变大神(七)

  3、盈利后加码,赚大钱的机会到了

  我们进来这个市场就是为了赚大钱的,这个无可非议,也不必忌讳。而且,在期货交易上成功的标志就是看你有没有获得足够多的财富。这才是我们进入市场的根本目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然而许多交易者,特别是交易新手,他们普遍认为期货交易只有依靠赌才能赚钱。你如此严格的风险管理怎么才能赚到大钱呢?每次20%多的开仓量,啥时能够赚钱?

  其实这些都是及其错误观念和意识。我们只有依靠合理的交易方法和策略才能够赢得大钱,赌则输。赚了钱也是输。这个问题我想我至少说了不下10遍了。

  而赢利后不断加码,才是赚到大钱的关键操作。

  绝对不要在亏损的头寸上加码,哪怕是一手也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的,绝对。一代投机大师JesseLivermore在他的著作中多次强调在亏损的头寸上加码是不恰当的,甚至是错误的。应该在赚钱的头寸上加码投入。因为一旦出现亏损已经说明有些东西不对头了,如果再进行加码操作,那么就是错上加错。然而我还是难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操作,到头来情况往往是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为止。所以说,很多东西只有吃够了苦头才知道他的真正意义。你是不是也想尝试一下呢?

  而等到第一仓出现一定的利润之后再进行加码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第一仓赢利了,才能说明价格正朝着对你有利的方向发展,说明你目前的操作是正确的,至少目前是正确的。所以你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开始加码进场。而之后价格一旦发生不利的运动,也可以在第一仓赢利的保护下,让你安全的退出。而如果价格继续朝你有利的方向发展,那么你就可以获得大得多的利润。

  所以赢利后加码才是获更大收益的明智操作。当然加码的时候也要考虑价格运动是否还会继续朝着对你有利的方向发展。如果是,那么应该果断的加码,以获得更大的收益。

  加码方式中最常用的也是最合理的就是金字塔型的加码方式。也就是说后面买入的头寸越来越少,毕竟价格上涨不会永无止境。同时价格不断上升之后,面临的风险也开始不断加大。所以,金字塔加码方式就确保了在风险较低的情况下,建立相对较多的头寸,而在风险相对较高的位置建立较少的头寸。你怎么看得出风险较低?因为我是采用赢利之后加码的,利润会给你降低相当大的风险。所以说金字塔加码方式还是有一定根据的,而且确实是加码方式中最好的一种方式。你不妨试试看效果。

  除了金字塔加码还有就是均匀加码,也就是每次买入的数量都一样,这个方法虽然不如金字塔加码来得好,但是也可以一用。特别是在行情发展的初期,因为在行情的初期以你可能不确定是否有信心赢得这笔交易,所以你在行情初期的头寸不大,所以随着行情的展开,你觉得可以继续加码,此时均匀加码的方式将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加码方式。但是,仍然需要是赢利之后的加码。赢利之前,或者亏损的时候,加码的事情谈都不要谈。如果你感觉你开仓的时候胜率大,机会好,那么你应该在开仓的时候拥有一定幅度的筹码,随后在价格上涨的过程中采用金字塔型的加码方法。

  赢利后加码,那么赢利多少幅度才可以加码呢?这个赢利一般要求大于一个最大波动止损幅度的。比如说,你的最大波动止损幅度是2%。那么你加码的时候,赢利同样要达到2%以上才可以。我们首先将最大波动止损用R表示。那么,我个人觉得赢利在1.5R-2R内进行加码比较适当。

  如果有好的获利机会,当然不能让自己买得太少,而是应该持有足够多的头寸。但是,头寸的增加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应该在盈利的基础上逐步加码,在争取更大利润的之前,首先还是要考虑到风险控制的重要性。

  加码部位的止损往往比第一笔持仓的止损小,一般小14左右。因为加码的时候已经明确了趋势将进一步的向前发展,所以此时应该采用紧密止损。也就是说将止损的幅度缩小。用R表示就是在0.5R-0.8R之间。

  紧密止损就是采用更小的止损来尝试捕捉较大的机会,但是这样做的话可能需要多次操作才能捕捉到较大的机会。

  当然也可以将加码部分和前面的持仓合并,同时计算出总的仓位和成本。一般此时可以用保护成本的方式进行止损出局。即当总资金开始出现亏损的时候,平仓出局。如果加码后,总的赢利不小,可以采用利润回撤法出局的时候,应该使用该方法出局。

  最后就是加码幅度的问题了。均匀加码自然没有多大问题,差不多就可以了。而金字塔加码需要研究一下,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每次加码都比前面一次减少20%-40%之间。具体怎么做,需要你自己去尝试和发现。

  瑜菲寄语:交易就是一场修行,注定会经历千回百转,不能因害怕止损就不敢下单,害怕回撤就放弃持有,向来是严格执行才能有所收获,放任不管只会越来越糟。没有什么选择是完美的,最不完美的是无法接受一切行情变化的心态,行情随时都在变,最好的状态就是什么都能接受,什么都能改变。

  文/李瑜菲